北京電話卡銷售聯盟

大連一戶主入住18年辦不了產權證

只看樓主 收藏 回復
  • - -
樓主
  虹橋南豐城

申報戶口、交納取暖費、孩子上學等都需要房產證,沒有房產證,可謂是處處不方便。鄭先生住了18年的房子,卻一直辦不了房產證。原來,鄭先生家的住房是動遷安置房,辦理產權證與兩家房產公司均有關系。近日,法院經過一審二審程序,最終判決兩涉事房地產公司共同幫助鄭先生辦理房產證。

動遷安置后18年辦不了房產證

市民鄭杰住在中山區海景園14號樓,面積70.83平方米。鄭杰說,他是1998年被某房產公司動遷后安置在這座房子里,如今已經居住了18年,但房子一直沒有房產證,“整棟樓共有29戶,只有2家辦理了產權證。”鄭杰說,沒有房產證給他的生活帶來極大的不便,18年來,他們找了拆遷單位、開發商等,結果房證仍沒有辦下來。

去年5月份,鄭杰委托遼寧青松律師事務所的王金海、鐘美娜律師將開發商,安置房產權公司、小區物業起訴至中山區人民法院,要求三家公司協助自己辦理產權過戶手續。中山區人民法院受理了鄭杰的起訴后,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

鄭杰說,1998年8月1日,他父親與動遷房產公司(以下簡稱A公司)簽訂了《被拆遷戶增加住房面積投資代建議定書》,約定該公司將其父親位于中山區清爽街的一處老房子拆遷,全家安置在中山區海景園14號樓,依據協議,A公司給了他家二套房子,一套登記在鄭杰父親名下,一套登記在自己名下。由于增加了面積,當年鄭杰出資8萬余元。

法庭上三被告均表示與自己無關

鄭杰說,住了18年的房子一直沒有房產證,嚴重影響了自己的生活。要求法院判決A公司在10日內協助自己辦理產權登記手續,安置房的產權所有公司(以下簡稱B公司)和小區物業管理公司承擔連帶責任。

被告A公司稱,不同意鄭杰的訴訟請求,理由是作為開發商,已經履行了拆遷安置協議,由于自己不是安置房的建設單位,因此無法為鄭杰辦理產權登記手續。涉案房屋拆遷前房主是鄭杰的父親,故本案原告鄭杰并不是被拆遷人,所以也無權要求公司為他辦理產權登記手續。

被告B公司則認為,涉案房屋是A公司以每平方米2500元的價格向其訂購的,用于安置被拆遷戶,因此原告鄭杰與其無任何法律關系。

小區某物業公司稱,公司是物業管理公司,對涉案房屋僅僅是進行管理,與房屋開發建設無任何關系。

法院經審理后認為,A公司為拆遷實施單位,1998年7月31日,鄭杰的父親與該房屋開發公司簽訂了 《被拆遷戶增加住房面積投資代建議定書》,將鄭杰家的老房子拆遷,并安置原告鄭杰在涉案房屋內。由于增加了面積,原告鄭杰交納代建費8萬余元,目前鄭杰在涉案房屋已住了18年。

涉案房屋是A公司以每平方米2500元的價格從B公司購買了29套房子,用于安置動遷戶。涉案房屋小區由大連某物業管理公司管理。2000年至2001年,B公司協助其中2戶辦理了產權證。

今年3月13日,法院作出一審判決,判決B公司在判決生效的10日內協助原告鄭杰辦理產權登記手續,案件受理費9300元也由B公司承擔。

一審判決后,B公司向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理由是A公司為拆遷實施單位,鄭杰的父親與該房屋開發公司簽訂了 《被拆遷戶增加住房面積投資代建議定書》,盡管安置房屋是A公司從B公司購買,但B公司未與鄭杰簽訂合同,也未承諾為鄭杰辦理房屋產權證,鄭杰不是合同的相對人。依照規定,鄭杰的房屋應當是按照房改房手續辦理產權證,辦證責任人應當是拆遷安置人,故鄭杰的房產證應當由A公司辦理。

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后認為,涉案房屋是B公司開發并出售給A公司,鄭杰的父親是與A公司簽訂的《動遷安置協議》,之后鄭杰向A公司交納了投資代建費,并將涉案房屋交付給鄭杰使用至今,故A公司應當向鄭杰承擔協助辦理房證的義務。關于B公司,因其為房屋建設單位和出賣方,且已經協助一戶動遷戶辦理了房證,故一審法院判決其承擔協助辦理房證的義務是正確的。

近日,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終審判決,改判兩家涉事房地產公司共同為鄭杰辦理房屋產權證。 (線索費:王先生 30元)


舉報 | 1樓 回復
亿客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