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電話卡銷售聯盟

中國聯通業績反轉,帶給大家的啟示

只看樓主 收藏 回復
  • - -
樓主
  

C114訊 3月20日消息(特約作者 杜建民)最近兩天中國聯通火了。因為眾所周知的原因,業績反轉。3月15日中國聯通在港交所發布公告,對其2017年的業績進行了說明。相對于2015年的虧損和2016年的止損,2017年的中國聯通確實讓大家看到了初步的改觀。這種改觀滿足了人們對聯通的期望,因為改革要觸動利益,獲得成果更是來之不易。如果說“混改”是催化劑,那么促使出現業績反轉的關鍵是什么呢?我認為是開放。

一、從通信+到互聯網+

裹挾著最近的互聯網入口和信息化能力,運營商包括中國聯通一直在謀求擴大通信+的朋友圈。通信+不是沒有前途,只是由于各種原因,運營商沒有玩起來,沒有玩大。分析其中的原因最關鍵的就是運營商的封閉性,不帶別人玩。那些跟著運營商玩的,連平起平坐的機會都不給,只能當跟班小弟。這也無可厚非,因為一直以來運營商的宇宙中心地位已經決定了其唯我獨尊的封閉性思維。中國聯通若不是失去了4G機遇,業績直轉而下,恐怕現在也不一會混改。畢竟“管道”的金山還在,躺著賺錢總是舒服的。

玩不轉通信+,轉變思維的中國聯通開始跟別人玩互聯網+。在混改的大勢下,互聯網+根本不用從頭開始,中國聯通直接搭上了以BATJ等為代表的互聯網大佬的快車。2017年以來的行業競爭大勢,已經說明王卡、寶卡的市場潛力和競爭威力。要么跟我學著玩,要么被我玩癱。近期,不限量套餐的瘋狂推廣與此不無關系。壟斷了消費級互聯網應用的BATJ,隨著王卡、寶卡的上山下鄉,不斷充實中國聯通的流量收割機。剩下的兄弟倆,還是一邊跟著玩互聯網+,一邊搞通信+吧。

啟示:混改解決了中國聯通在后4G時代的發展難題,但是未來通信“管道”化越來越嚴重,特別是5G到來后,因為缺失“內容”被互聯網公司邊緣化的危險也與日俱增。中國聯通應該有清醒的認識,玩互聯網+只是暫解燃眉之急,真正的未來還得靠通信+說話。互聯網+靠開放性生存,未來通信+也要從開放做起。

二、從“山頭”到“神州行”

從互聯網定向流量開始,美國人的那一套開始在中國發威。中國聯通發揮了“光腳的不怕穿鞋的”壯烈精神,開撕其他兄弟倆。苦尋突破的中國電信,醒過悶兒來也迅速加入戰斗,兩者一起群毆作為行業老大的中國移動。因為本地的屬性限制,對手的本地不限量套餐,中國移動當然可以逐個擊破,針對性開展打點營銷。因為屬地化分“山頭”有序攻擊中國移動,無法形成拳頭,威力自然就有限了。本地不限量的威力還不足以給行業老大哥造成致命威脅,那就大搞全國不限量。開玩全國不限量,大搞“神州行”全面沖擊對手陣地。

“神州行”打破了以往因為漫游費、號碼歸屬地等等一切割據限制,開始了全國范圍的內外攻伐。一點服務全國用戶,一點應對全國同行競爭。各地、各層級的運營商都要面臨來自全國的競爭,內撕、外撕,還有混合撕。產品定價本來就因為地區經濟發展水平差異而有高低,現在資費套餐洼地成了優勢,號碼自由流動后“神州行”將暢通無阻。

啟示:取消漫游費打破了地域限制,未來的競爭將是沒有地域限制和公司限制的全面開放的競爭。號卡的流動性已經沖突了運營商的封閉性。所以,高集權的一點指揮全國才有可能跟上“神州行”的步伐。

三、從“一個人”到“一伙人”

從股權結構上,中國聯通的“一個人”的自我屬性就大大降低,“一伙人”的大家屬性增強了。除此之外,還體現在管理層面,董事會擴容并加入BATJ代表;體現在業務上,通信+內容產品深入融合;表現在渠道上,線上和線下的“新零售”大步快跑。雖然混改后的生態,都是圍繞BATJ的內容展開,但是大家一起玩,一起賺錢已經有模有樣了。

混改參與者雖然是以戰略投資者的身份加入中國聯通的,但是帶來的支持卻遠遠大于字面的含義。各種軟硬資源就已經夠中國聯通免費使用N久了。“一伙人”的點子肯定要多于“一個人”的想法,眾人的能力更是要大于單人的能力。自己搞不成生態,就和別人合作搞,這也是一條出路。

啟示:三個臭皮匠賽過諸葛亮。中國聯通不但引入了資金,還引入了模式和智慧。還是一個詞語,開放。這種開放性就表現在既可以自我為中心的單打獨斗搭建,也可以是多強模式的合作合伙。

四、從“主角”到“主配不分”

當慣了宇宙老大的運營商不愿意放棄自己的中心位置,無論與誰合作,都是主角,以主人翁的姿態出現。但是現在開始有了不同,騰訊王卡、螞蟻寶卡、網易紅卡,單純從這樣的名字中,很難看出這些卡的運營商屬性。當然也可能是有意模糊屬性,方便圈住更多不明所以的用戶。發現自己獨當一面效果不佳,就退而求其次到幕后當配角。這種角色轉換,已經起到了效果。

在移動通信時代,因為手機號碼的高生活場景曝光度和聯系點作用,運營商是絕對的主角。在移動互聯網時代,手機號碼的生活場景曝光度遠遠落后于各種APP應用,而且OTT業務還有替代了部分語音通話,更是降低了手機號碼的曝光度和聯系點作用。從內容應用唱主角開始,運營商就不得不與內容制造商聯合行動。消費互聯網時代,用戶上網就是為了內容和應用。未來會不會改變,這要看工業互聯網時代運營商的參與度。

啟示:從移動通信時代的主角到消費互聯網時代的主配不分。未來的工業互聯網時代,運營商能不能回歸到主角,還得看其參與“智能制造”的深度和廣度,否則就完全變為配角。

中國聯通的業績反轉,讓大家看到了混改的部分成果。但是未來通信行業的隱憂也若隱若現。混改能幫助治療眼前的病癥,但是未來的路還得從不同層次的開放和獨立做起。(杜建民為C114特約作者)

作者:杜建民? ?來源:C114中國通信網



舉報 | 1樓 回復
亿客隆登录